首页首页 > 论坛 筑生活 大院小院,昨天今天

[都市话题] 大院小院,昨天今天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5 11:19 |显示全部楼层 |过滤水帖
楼房时代,“院子”变成了追忆。


九十年代“三巨头”在贵大礼堂的演出。


八九十年代的戴冰、董重和蒲菱。


九十年代我家的客厅,,一帮人唱歌的地方一帮人唱歌的地方。。


九十年代,朋友们在蒲菱家唱歌。


如今我们围火而坐,像是还原一个时代。

    ●文/张新雨
    国庆长假本打算去郎德苗寨小住两天,结果一上火车看见密集的人群就犯怵了;当机立断跳下火车,又不甘心撤退回家,想来想去,决定去青岩小刚的小院。
    小刚是个唱民谣的,属蛇,喜欢窝藏,我去的时候他说他已经一周没有走出那条客栈所在的小巷子了。小刚和爱人三年前搬来这个院子,一边开客栈一边生活。他们的儿子在这里出生,刚刚三岁。
    小刚比我年长十岁,但我们都出生大院。八九十年代,“大院”还是个很重要的居住场所。它是一个单位,也是一个生活场。我记得当年住在相宝山文联大院的时候,父母每天下楼就上班,下班就上楼,两点一线。院子里住的都是文联职工,夏天夜晚大伙儿都会到院子里纳凉;因为几乎都是搞文艺的,但凡聚在一起多谈风花雪月,艺术理想。当年的院坝生活不仅仅是《绝望主妇》里贵妇们交换菜谱那么简单的分享,而是一种本能和理想共同驱使的精神共享。
    说了会儿话,小刚抱起吉他唱起《南方姑娘》。渐渐入夜,小刚的朋友们三三两两来到小院,跟回家一样理所当然。大伙儿烧起今年秋天的第一把火,抽烟喝酒,打起手鼓唱起歌。这场景着实让我记忆起九十年代一些相似的场景,在我家的客厅,文联的大院坝,还有贵大的“九平方”,曾经有那样一群人如此地生活着。
    如今已经没有“大院”,而今天这群人对于“小院”生活的迷恋本质上都源自对大院群居生活、包围感和互相取暖的精神满足感的怀旧——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一张照片引发的怀旧
    为稿子配图问戴冰要老照片。打开看见一张九十年代在贵大礼堂拍的照片。那天是摇滚乐讲座,主讲人是当年贵阳文艺圈的又一个“老鬼”王良范。蒲菱、戴冰、董重——两个画画儿的,一个写小说的组了一支乐队在讲座上演唱:蒲菱的做派一看就是摇滚“老资格”,戴冰拿吉他和拿笔一样冷静,只可惜董重没有拍出正面。良范一副克莱普顿派头站在舞台上居高临下,眼睁睁看着这三个年轻人抢了他讲座的“风头”。那天围观的人不少,还引来警察以“政策”包围摇滚,站在三巨头周边光明正大地埋伏。
    那张照片里也有我。也就四五岁的样子,坐在人群中间,脚不落地,一声不吭。我是听他们唱歌长大的,那些年他们喜欢来相宝山我家里唱歌,我虽然很小,但总是一次不落地坚守现场。从小喜欢和这些稀奇古怪的大人玩,为此我失去了很多和同龄人爬树、躲猫猫、抢玩具的机会。蒲菱看图说话,“这是我们玩民谣的年代,是一个牛逼的年代!”我这才意识到,那是我也曾经投入其中的一个时代。
    那些年的“大院”
    二十年前,我家和戴冰、董重家都住在文联大院。蒲菱是艺校的,但因为都是一个圈子的,所以经常和太太卢叶来文联玩。每次他们一来我就特别高兴,老早就守在窗台上,看他们走进文联的院坝,然后下几级石台阶,穿过一条廊桥,一边走一边先喊上董重和戴冰,偶尔会叫上廖老伯还有戴冰的妹妹樱子再一起上到顶楼我家。
    良范有时会过来,但不是每次都在。画家曹琼德和诗人唐亚平住在旁边一个单元,听见这边有动静也会上来。那时候人来人往,但凡蒲菱他
    们在我家,我家的门就不会关上,时常有邻居进来应和两声或者打趣两句,坐上一小会儿然后就走了。楼下的小伙伴企图把我拽走,但那是永远办不到的。他们到现在都很奇怪为什么我那么喜欢和“老人家”们混。
    当年他们都唱崔健、窦唯和罗大佑。他们来的时候都会带上自己的吉他,我有一把铃鼓后来送给了卢叶,张妈妈负责把垃圾桶倒过来当鼓打,直到后头几年才真的弄来一个鼓。张爸爸一般不唱,专门负责总结性发言。这帮人在我家抽烟喝酒、弹琴唱歌、侃天说地,每次都搞到半夜三更,守门的人也习惯了每次在睡得正香的时候被叫醒给他们开门。
    队伍的阵地偶尔会转移到蒲菱家或者贵大的“九平方”。每到一个新堂子,又会有新的人加入进来,而我几乎是十处打锣十处在。“九平方”是当年贵大最老的教师宿舍,每间九平方大。张爸爸和王良范在那里一人有一间,两人常常夜半三更点灯谈哲学。良范喜欢坐在九平方门口讲鬼故事吓我,害我再也不敢去旁边山脚下的厕所了。当时我喜欢贵大就像喜欢文联的大院坝,因为有好多学生喜欢躲在草丛里弹吉他唱歌,坐在篮球场上还可以看见很远的星星。
    “大院
    ”之后
    后来“九平方”拆了修书院,文联的人也各自搬去不同的小区。世界进入物质和消费时代,磁带变成了各种新媒体,音乐从理想和精神变成了消费和娱乐产品,大院变成了楼房。这帮人还在这个城市里,只是再没有过曾经那种群居、扎堆,好像很喧嚣但其实很清静的日子了。他们开始失眠、抑郁,开始有中年危机,时代的困惑也越来越深,崔健依然是他们共同的精神领袖。
    良范住进了教师公寓的八楼,从“良范叔叔”变成了“良范大叔”。我偶尔会去八楼看望他,其实也是想喝点他煮的咖啡。状态好的时候还会弹弹吉他唱上几首,让我们在八楼的小屋里张望一下过去的九十年代。
    大院没有了,人们开始在各自能够寻到的小空间、小场景和小氛围中追忆那个精神共享的时代。如同那天在小刚的小院,一群人围着火谈天说地、弹琴唱歌至天明,来来往往、进进出出,那几乎就是当年大院生活的一次还原。对那个牛逼时代的追忆如今都落实在偶然相遇的小院里,偶尔才能在这样的地方和情景中得以延续。从混“大院”到混“小院”,心有怅然但也算是一种修复了吧。
    说到底,时代是胎记,过去了也将永不失去。
    本版图片由作者本人提供。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5 14:29 |显示全部楼层
【新提醒】新的商场、新的高楼大厦,新的生活方式……我们每天都在接受新事物涌现,也发现很多熟悉的风景正渐渐淡出记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3

关注

61

粉丝

10286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17864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5 14:38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可以说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5 14:45 |显示全部楼层
老清洁工 发表于 2017-12-5 14:38
这些可以说都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

是的,是的~时间过得真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5 18:0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说说你脑海中的大院小院印象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16:03 |显示全部楼层
我现在依然住在这个贵阳市文联宿舍的小院里,这篇文章里的这些人我都非常熟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关注

2

粉丝

1628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贵元
3704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19:0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20:1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董重ge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20: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经给董重画画当过模特,,, 他找我借过吉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20: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经给董重画画当过模特,,, 他找我借过吉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20:2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曾经给董重画画当过模特,,, 他找我借过吉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20:2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董重借还给我过一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20:36 |显示全部楼层
磁带    ,我至今都未还给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vhwzg      

1

关注

12

粉丝

213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7103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6 20:46 |显示全部楼层
农民家家有院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7 11: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梧桐树 于 2017-12-7 15:03 编辑

说说不同时代的人对大院小院的回忆吧~~~~~~~~~~~~
我姐姐是60后,她的童年时光是这样在部队大院度过的。。。。。。。
          我的童年生活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家从贵阳来到爸爸部队所在地丽江,那时的丽江还没有现在有名。当时还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部队是很多人向往的地方,在军营里长大的孩子,耳濡目染着部队生活,部队的一切太熟悉,每天听着军号起床、吃饭、睡觉。生长在这个环境的孩子,有着天生的优越感,他们读书在部队八一小学,不与地方的人孩子来往,瞧不起地方的孩子。。记得在上学的路上,我们时不时会与地方孩子发生摩擦吵架,这时就拼命往军区大院跑,,站岗的士兵就会拦住地方的孩子,不让他们进入大院,我们就会洋洋得意的对着大门外的地方孩子作鬼脸怪相,一副胜利者的自豪,耀武扬威,现在看来就是狐假虎威,不过那时是孩子还不懂得这个,父母们是不知道孩子们恶作剧的,这些行为大概是四年级以前的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7 12:51 |显示全部楼层
      没过几年爸爸所在的部队,分成几个分区,我们随军来到新组建的怒江边防军区,因为是新建的怒江傈僳族少数民族自治州,一切都没有,部队没有了家属区、没有了士兵守卫大门、部队的神秘感也失去很多。部队八一小学未单独建立,八一小学的孩子与地方学校的孩子们合并在一起上课,军地孩子共同学习劳动生活,结束了在丽江相互之间的矛盾和仇视,促成了军地孩子的大融合。
     刚到一个艰苦地方,部队家属安排在不同的地方,我的妈妈在地方医院工作,我们家就住在医院宿舍,所谓的宿舍是当地少数民族傈僳族土司曾经的一个衙门,这里有六个衙门,从大衙门到六衙门,我们住的是六衙门,一个进似四合院的房子,里面有俩棵石榴树,小院三面是房,一面是围墙,两面房子是古老的木质雕刻门窗,一面房子是两层楼,长长的木质结构过道,走起路来咚咚直响,小伙伴们常在上面玩耍捉谜藏,小院里一个人在家会很害怕,又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这个衙门是六个衙门里面最小的一个,但当时保持最完好的一个衙门。我们一家六口挤在一个不足15平方米的房子里生活,明显很拥挤,在靠围墙的那块空地,我们家用木方、篾竹、油毛毡搭了一间很大的厨房,很多东西就放在里面,这是做饭吃饭生活的主要活动场地,直到部队家属区建好我们才搬离六衙门。当时搭建房子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父亲所在的宣传科宣传队也住在六衙门,好多战士们来帮助我们家搭建的厨房,当时很热脑两天就搭建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7 13: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梧桐树 于 2017-12-8 16:10 编辑

         在这个小院两年多的生活,是非常难忘的,当时读小学三四年年级的妹妹和我,开始得到了锻炼。那时学校的劳动比较多,学工学农是常事,尤其是学农,每年种小麦前我们要去背肥料撒种子,种玉米要去薅地撒种子,收获时要去割麦子和掰玉米进行收割,很累但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我们会带上饭在外吃。那时讲爱集体,劳动光荣,我们会拿上竹篮去l捡马粪,拿着镰刀去割猪草送到学校,现在想来觉得疑惑,当时做的这些事,是为谁做的也不清楚,但是干得很欢啊!由于州刚成立,条件很艰苦,照明没有电用煤油灯,生活燃料是柴木,靠各家自行解决,每到寒假我和妹妹与小伙伴一起,背上竹篮到山里去砍柴。因姐姐读中学住校不在家,我和妹妹成了我们家的主力军,当时我们也就十一二岁,那时背的柴可以说把我们这一辈子的重量都背完了,我们家在怒江生活8年,离开怒江时,家里不少柴禾送人。因为是热带,茂密的森林里蛇很多,暑假是不敢上山砍柴的,我们就去修路工地帮助打石方,拿着铁锤将大石头打成小块小块的石头,每一方石工地支付给我们一点钱,现在也记不清是多少了,反正这个钱拿到我们手上可以自由支配。当时虽然劳动多,但也没有耽误学习,每天自觉把功课做完。由于是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教育不收费,既不交学费,还要发课本和作业本,教育比较落后,学校的老师少,从部队家属、刚毕业的高中生补充一些。我们小学、初中都在六库完小念的,我这一届初中还是这所学校的第一届初中毕业生,2006年三十年校庆,后改名为六库中学的学校把我们班被称为初一班,印入该三十年校庆纪念册之首成为历史,这个班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成为各地的有用之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7 14:30 |显示全部楼层
     艰苦的环境磨练了我们坚强的意志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现在看来这种锻炼对我们受益终生,虽然条件艰苦但我们与大自然的亲密接触,让我们知道很多大自然的规律,伙伴们在一起砍柴,一路的艰辛、互相帮助,一起在山上采野果吃野果、喝山间河水,都成了美好的回忆,是现在孩子难以体会到的,我们这帮孩子结下了很深的友谊,虽然时隔30-40年,我们都还会常联系。在这里我们懂得了劳动能带来快乐,从小就知道美好的东西、事物要靠自己的双手创造,只要劳动就饿不到,就可以生存下来,这些简单的道理在潜移默化中伴我们成长。我们与现在的孩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切来的太容易,不知道珍惜相比,那时的艰苦太有意义,我们在很小就能体会到父母的艰辛,从来不会苛求父母要这要那,自己想要的东西在自己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去争取,争取不到父母就会伸出援手,这时我们有的只是一颗感激的心,这样又教会了我们如何感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关注

22

粉丝

952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448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7-12-7 14: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梧桐树 于 2017-12-7 14:45 编辑

    想到小时的一切,那艰苦的环境,压在肩上沉重的柴禾、敲打石方留在手上的血泡、水隔三尺山间小溪的饮水、下雨天赤脚行走在上学的泥泞路上、小小的年龄上学常背着一个竹篮为家里采买食品,这些都成为了美好的回忆,我们的童年身心健康快乐无比,感谢那个时代和环境,造就锻炼了我们良好的品德,让我们受益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