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论坛 结婚啦 一直都被男人宠爱的女人,其实赢在这一点

[谈婚论嫁] 一直都被男人宠爱的女人,其实赢在这一点

ivy 个人实名认证     

86

关注

165

粉丝

30922

帖子

白金元老

Rank: 10Rank: 10Rank: 10

贵元
48021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最佳宠物勋章 贵州都市网上线勋章

发表于 2018-7-3 11:07 |显示全部楼层 |过滤水帖

豪华公寓的寂寞女人

  1。收不到微信回复就抓狂的女人

  国贸的灯火辉煌,她躺在豪华的公寓里苦苦等待男友的微信。

  几十条微信发过去后,男友终于回复了:

  “我有个饭局。”

  “有饭局也可以看手机啊!”

  “我不是半小时前给你打过一次电话了?”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以前都是秒回我的信息的!想分手直说,不用这样冷暴力。”

  ……

  “我们分手吧!”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样被分手了。

  冷淡-紧抓-更冷-再抓-破裂。

  这样你追我逃的循环已经上演了无数次。

  三十多岁的Jay,谈了十次恋爱,全部无疾而终。

  2。 低到尘埃里的花

  Jay是一个三高女性,高学历、高收入、高职位;海归、家境富裕、长相漂亮。但却在亲密关系中总是没有自信。因为自卑,她总担心男人离开自己。

  J的父母都很优秀,尤其是妈妈。她在一种异常严苛的环境下长大,从小到大总是被指责。妈妈说她“笨”,爸爸嫌她“丑”,所以她认为自己很差。即使别人赞美她,她也不相信是真的。

  她一直上重点学校,周围同学都异常优秀,她在尖子生中总是很难脱颖而出,并且慢慢失去了自信。

  长大后,她为了克服自卑,拼命地学习工作,为自己积攒各种光环,但内心深处,她仍然认为自己的价值感很低。

  无论跟什么样的男人在一起,她总是觉得配不上,特别怕失去,所以总是紧紧抓着男人,但这却将男人越推越远。

  魅力女人的蜕变

  1。 每个卑微的女人都有个缺爱的童年

  在听了Jay的故事后,我的泪水忍不住地流。既是心疼,也感到惋惜。一个如此有才华的姑娘,竟然活得如此憋屈。善良如她,竟然遭受如此多的伤害。

  我和她聊了很多过往经历。她告诉我,她总觉得自己社会地位不够高、不够优秀、不够漂亮,配不上她的男人。我问她:“真的是这样吗?”

  她静了静想想说:“其实我家比男友富裕,收入也比他高,颜值也比他高一大截……”

  我说:“既然你自己知道这些,为什么还总担心他离开你呢?”

  “我不知道,我总感觉他能找到比我更好的。”

  我开始感觉到Jay的问题所在,我问她:“你真的感觉自己是有价值的吗?”

  她愣住了,接着摇了摇头,眼眶里噙着的泪水滚落下来。

  自我价值感低的人往往都有一个缺乏滋养的童年。

  我开始定位到她的问题所在。她三岁之前母亲应该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导致她无法信任这个世界。而三岁到十三岁,她跟父母经常分开又不在一起,使她有非常强的分离焦虑。这造成她在恋爱中无法跟男人保持弹性距离。而青春期以后,终于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苛责的母亲又给她太多批评指责,毁灭了她的自信。

婚姻

  2。我见证了一个妖娆女人的诞生

  我建议她参加“原生家庭”版块儿的《内在小孩儿训练营》,从疗愈童年创伤开始。

  回到婴儿期,她看到了妈妈的忽视带给她的不安全感。根据课程要求,她给婴儿期的自己写了信。通过这种方式,和婴儿时期的自己建立了链接,重建了对这个世界的信任。

  在幼儿期,她看到了那时的自己被抛弃的恐惧。我教她用“自我关怀”的方法,她可以对自己说:“我可以安抚那时的你,陪伴她、共情她。” 这样的练习,让她不再害怕失去。

  我告诉她,父母即使不在自己身边,也依然爱着你。同样的,男朋友暂时跟你分开时,你也可以告诉自己,他心里依然爱着你。

  几个月后,她高兴地告诉我,她已经不会再为男友回没回微信焦虑不已了。

  在进阶的课程中,我教她做了很多身体练习,练习后,她告诉我:“我发现原来我一直想讨好父母,所做的都是要做他们眼中那个‘完美女儿’!”

  “我没有了自己,不能做自己,否则父母会对我失望。做了练习我才知道内在小孩是多么的不快乐!我慢慢地觉察自己,尽可能地跟自己的内在小孩链接,做自己的内在父母,鼓励她、支持她、点赞她。”

  同时,通过整合创伤中的信息,她学会了把父母的批评和自我价值进行剥离。“老师带领我认识到,我妈妈说的很多东西是不对的,我不一定要认同她。”


更进一步地,我带着她慢慢看到,她对自己的评价也是不客观的。她高学历、名校毕业、工作光鲜、见多识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配得上任何男性。

  疗愈到这个阶段,J已经焕然一新了。她走路不再含胸低头,说话也不再唯唯诺诺,她变得越来越阳光,越来越自信。

  3。 她挽着心爱的男人来见我

  J再找到我时,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她现在有了一个新男朋友,外籍华裔富商,和她一样出身名校,人沉稳有阅历,对她非常好。

  J说:“我现在终于能够跟一个人好好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时很温暖,不在一起时也很安心。因为我相信我是够好的,我也相信我离开他也活得一样好!”

  这世上,只有一种女人肯让男人改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