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首页 > 论坛 龙门阵 老奶奶和她的小摊

[灌水闲聊] 老奶奶和她的小摊

39

关注

13

粉丝

897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贵元
5206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9 16:17 |显示全部楼层 |过滤水帖
本帖最后由 辛阳生 于 2018-10-9 16:21 编辑

别看老奶奶的小摊小,有一样你可买不了。拿钱她不换,付钱只能扫。
IMG_8132.jpg

54

关注

64

粉丝

11265

帖子

黄金元老

Rank: 9Rank: 9Rank: 9

贵元
19613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9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具有现代信息技术的 老奶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关注

0

粉丝

18

帖子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贵元
75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0 12:3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关注

0

粉丝

18

帖子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贵元
75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0 12:3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关注

13

粉丝

897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贵元
5206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0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老清洁工 发表于 2018-10-9 16:50
还是具有现代信息技术的 老奶奶

下午好。谢谢您关注,谢谢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关注

13

粉丝

897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贵元
5206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0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老清洁工 发表于 2018-10-9 16:50
还是具有现代信息技术的 老奶奶

下午好。谢谢您关注,谢谢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关注

13

粉丝

897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贵元
5206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0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老清洁工 发表于 2018-10-9 16:50
还是具有现代信息技术的 老奶奶

下午好。谢谢您关注,谢谢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关注

13

粉丝

897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贵元
5206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0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老清洁工 发表于 2018-10-9 16:50
还是具有现代信息技术的 老奶奶

下午好。谢谢您关注,谢谢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9

关注

13

粉丝

897

帖子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贵元
5206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0 15:17 |显示全部楼层
美源CC 发表于 2018-10-10 12:32
楼主有没有去试一试啊?

下午好。谢谢关注,谢谢回复。我当时没有手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关注

2

粉丝

23

帖子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贵元
67 元

发私信   加关注

发表于 2018-10-12 14:57 |显示全部楼层
真实事情噢————看看现在的“司法”是如何的公正的!!
再 审 申 请 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A,男,现系***股东及法定代表人。联系方式:18188110515。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B,男,汉族,无业,联系方式:***。
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一审、二审第三人):C,男,汉族,贵州***担保公司股东,联系方式:***。
依据《民诉法》(2017)第二百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故再审申请人A因与B股权纠纷一案,不服贵阳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7年12月21日作出的(2017)黔0113民初***号民事判决书、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6月11日作出的(2018)黔01民终***号判决书,现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一、鉴于一、二审法官涉嫌违法违纪,恳请再审程序由贵州省高院主持审理,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2018)》三十四条,对各公职人员的各类违法犯罪线索移交监察机关。
二、将该案涉及违法犯罪的相关人员及线索移交相关公检法部门。
三、请求暂停执行判决、恢复公司原状,在再审判决出结果前托管***公司全部业务并对公司及原股东作出相应赔偿。
四、请求撤销贵阳市白云区人民法院2017年12月21日作出的(2017)黔0113民初***号民事判决书、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6月11日作出的(2018)黔01民终***号判决书。
五、判定《股权转让协议》继续有效,并责令被申请人B(原告、被上诉人)及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C(实际投资持股人)继续履行《股权转让协议》所约定的各项条款,并依《协议》承担其原所有债务。
六、一审和二审案件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B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审、二审法官如此臆断判决的用意,难道是在玩一个高智商游戏??被告A用350万现金购买原告B的股权,B将350万现金交给实际持股的第三人C,C用350万现金赎回抵偿在A处的股权?否则法庭为何划断债务抵偿在本案判决理由之外而不予审理查明??
两名法官,一个是有着十几年断案经验的老法官,一个是出国留学四年后又断案五年的新生代法官,如此的把一个股权抵债完整完成了的事件,分割成转让、赠与、赎回、追债、执行等等多个环节来判定,这样是为了还原事实真相、减轻诉累?还是另有不可告人的卑劣因素存在?
1,一审立案庭胡乱受理案件。本案B(原告、被上诉人)请求的是:解除《协议》及返还股权,并非请求支付股权转让款,立案庭以股权价值为标的进行收费,实属违规。倘若这样,谁还敢和“马*、刘**”打官司?
2,原告B起诉书中明确说明“多次催讨”,但未提供任何催讨证据;原告B手中有一份“收条”证据证明A不用支付款项给B,但未出示;“合理期限”不能是无限期拥有诉讼权利,故以《合同法》94条款判决并无凭据;
3,原告B财产保全申请明确说明为“查封或冻结A在***公司的全部股权”,该“全部股权”是指再审申请人A持有的全部股权,占***公司70%,但法院审查后以“查封的是***公司100%股权”裁定驳回原告B申请,故裁定错误;
4,反诉状明确的按照《股权转让协议》内容,说明了协议签订后是“B自行承担偿还公司负债”及“B履行出资义务”。协议生效后,原告B不再是股东,故履行该协议的相对人应该是自然人B与自然人A,但一审第一次庭审就驳回反诉状,故裁判错误。
5,原告B(代持股人)的5项证据:a,股权转让协议;b,工商变更手续;c,营业执照及工商登记信息;d,股东放弃认购承诺书;e,他人案件裁定书。一审法庭仅凭这些依法成立的证据就认定原告B履约、被告A违约吗?用截取协议条款含义、骗取的承诺书(而且内容还与本案无关)内容来断案,该两位法官的语文基础及审判水平亟待提高;
6,无独立请求权第三人C作为实际持股人的4项证据:a,***万银行流水;b,其自己公司开具的工资、工作时间证明;c,银行出具的转账账号、金额证明;d,证人D证明。该第三人B用800050元的转账证明来说明支付了房款727220元、自己出具证明证明自己的证据、银行证明造假(可提供一份证据进行对比)、申请的证人D与出庭的“证人”Z并非同一人,难道这两位法官的语言文字辨别水平真就如此低下,以至于汉字不识,意识不清?
7,一审、二审共三次开庭,a,被申请人B(原告、被上诉人)最初不承认代持身份,逐步承认代第三人持股,最后辩称代C、D、E三人持股。被申请人B对辩称的内容未提供证据,一、二审法庭却在被申请人B未主动申请的情况下,主动审查并予确认,超出了当事人的诉求;b,第三人C承认借条真实性,但未提供证据支持其“未履行”的主张;第三人C也未证明是由其本人支付的房款,而承认是再审申请人A支付的房款。感谢法官的当庭指点和掩盖真相的行为:因为原告B做不出投资行为,第三人C也不用对其无法辩解的行为作出任何解释。
8,证人D出庭违规。出庭的“证人”并不是申请的证人“Z”,而出庭的“D”与第三人C有巨大经济利益,是贵州***担保公司股东;一审法庭上“证人D”被要求提供出资证明,但一直未提供;“证人D”对原告B、第三人C的提问回答的清清楚楚,但对审判员、被告A的提问回答却模棱两可。一审法庭对此置之不理,判决书一带而过,有违揭露事实真相的逻辑性要求,且存在做伪证嫌疑。
9,原告B陈述词、第三人C陈述词均承认代持股事实,两位法官却以“不在审查范围”“另案处理”,通篇不提“代持股”,“简化了案情,减轻了诉累”。那么诉讼费的收取又是看数字有几个,原告愿意填几个吗?案件的事实真相是靠截取片段来认定吗?
10,二审时,被上诉人B(原告)授权书授权事项错误而不应该参与诉讼,第三人C授权书造假应属于违法。二审即便如书记员所说是“程序审查”,难道任何人来开庭都不予鉴别身份吗?难道证据及出具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书真伪都不鉴别吗?二审当然可以不用开庭,但开庭调查,法官又不出庭听取各方意见,只有一名书记员和两名不知道名字的人员在,难道是书记员判案,法官仅领取薪水?
11,再审申请人A(被告、上诉人)与二审法官仅仅是领取判决时见过一次面,从上诉开始到再审申请亦没有语言交流,就连法官对再审申请人A的诉讼身份都没确认,以至于书记员向再审申请人A(被告、上诉人)问到:“你怎么不证明B是代他们三个人持股”这般的荒谬提问,这种情况下的法官是如何知道将要案审内容?又是如何不会将各项证据和违法犯罪的线索张冠李戴,又是如何确定举证责任分配正确的呢?
12,第三人C两次陈述词承认自己是实际持股人;第三人陈述词描述对外债务借据“用于规避离婚时的财务分割”,不知第三人C如何解释这句话,一审、二审法官又是如何理解透彻的、为什么不过问过问第三人C作为实际投资人为什么又写借条又转让股份的缘由?全部都是一句话高度概括:“不在审查范围”“另案处理”。再审申请人A认为:借款并未产生纠纷,虽然本案是由股权转让产生,但借款(转让款)是转让股权的前提,两者虽属不同法律关系,但属同一件事的因和果,剥离开来将无法查明事实真相。
13,一审、二审法官已经是在涉嫌违反《法官法》第三十二条的情况下作出的判决,这样的判决如何体现司法权威与法院判决的公信力?涉嫌违规、违法犯罪事实如下:
A,一审法官向再审申请人A(被告、上诉人)推荐律师(市中院纪检部门已经确认并作出处理);
B,再审申请人A举报并核查属实的第一审审判人员有应当回避的情形而未回避的事实,二审法官并未裁定撤销原判;
C,一审第三人C答辩状不在卷宗里,且一审法庭将被告A(上诉人、再审申请人)提供的第三人C借款统计原件夹带在卷宗里,但被告询问时,一审法官让和原告A、第三人C私下协调;
D,一、二审法官明知:1,B父、第三人在未得到法人授权情况下,私自在花溪区法院与饲料业公司签订调解书;2,案件尚未判决,第三人C及证人D早已强行霸占再审申请人A管理中的连友公司;3,被申请人B在二审中的授权事项不对及证人D违法模仿第三人C字迹签写授权委托书及答辩状参与二审答辩;4,第三人C、证人D向省纪检委递交的举报材料,涉及诈骗资金***亿元等,却未将原告B(及代理人)、第三人C、证人D涉及违法犯罪的线索报送院领导及公安部门;
E,二审2018年1月29日立案,法官在法定结案的三个月内没做任何调查及合议,再审申请人A申请与承办法官见面也被以“不在或外出学习”拒绝,法定结案时间过后违规补签字做一个月延期审理也未做调查及合议,经再审申请人A敦促才仓促提取卷宗,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内胡乱断案。二审法庭开庭调查,法官未到法庭,由书记员及两名未知名字的人员在场充数(有庭审视频证明)。
F,二审法庭对再审申请人A于2018年3月27日提交的《调查取证申请书》答复是:待开庭后再确定是否需要调取,但到领取判决书时才让申请人签字确认不予调查。
14,在2018年6月14日通知领取判决后,申诉申请人A(被告、上诉人)当场表示要申请再审,但到9月28日三个半月时间,贵阳市中院立案二庭都未能提取到案件档案,二审法庭却将责任推卸给档案室的所有工作人员休假未归,无法归档。
15,申诉申请人A(被告、上诉人)已经对当时使用的一部手机做了数据恢复,提取了录音,用以证明原告B手上有一张“错误的借条”(B未出示),用于说明被申请人B(原告)不会找申请人A(被告)收取股权转让款。

两级审理法官极力回避这些事实,罔顾法律的尊严,作出如此判决结果,不仅仅是证据确认不清、适用法律条款错误这么简单,更多的是为了掩盖法官及对方当事人的违法事实,更能说明其私底下有不可见人的勾当和其为掩盖自身贪腐的丑恶嘴脸作出的可耻行径。
对此,哪怕是拼得头破血流,再审申请人A也将不遗余力的将该案件始末、各种证据及违法线索从各方面公诸出来。再审申请人A也恳请再审的法院将事实大白于天下,还再审申请人一个公道!

此致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再审申请人:A
2018年9月28日 提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顶部